重庆会议上,英国独眼将军傲慢无礼,居然引用中国成语来反将蒋介石

1941年12月23日.蒋介石在抗战陪都主持了中、英,美三国军事代表团首次会议。在这之前,蒋介石专门与美国总统罗斯福互通了电报。蒋介石提议在远东地区专门成立一个恒久的军事指挥机构来对抗日本,罗斯福表示同意。蒋介石非常高兴,这表明美国很重视中国的抗战地位,中国的抗日战争快要度过难关了。

这次会议专门讨论关于东亚的联合作战问题。此时出席会议的美国代表是由罗斯福总统指定的勃里特少将,他是远东空军总司令。而英国代表是有名的独眼将军魏菲尔。此人打过第一次世界在战,在比利时打瞎了一只眼,现在是驻印总司令。

在会议上,两国代表的表现明显不同。美国人表现得很友好和乐观,这让蒋介石感到非常满意。英国人就表现的很差,虽然魏菲尔长得也很高,但表情很严肃,好像人家欠了他钱似的,更让人心里发毛的是这家伙居然用一条黑带子绑着瞎眼,让人一看就觉得恐怖。

在说话上,英国人还是一贯地傲慢,看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是弱国, 从清朝开始就是手下败将,不值得尊重。蒋介石不跟他计较,耐着性子说,中英两国都在远东有着共同的利益。两国不能有失败,一旦失败,英国的印度必然危而不保。

魏菲尔听了,觉得有道理,用他那僵硬的脖子弯曲一下,这就表示同意了。蒋介石一看他那神气样,自知没什么好说的,便转身对勃里特少将说,远东对日作战,还要依赖中国陆军与英美的海空军共同合作,希望美国制定出具体的中美联合作战计划。

魏菲尔见蒋介石只跟自己说客套话,而与美国人具体讨论整个远东地区的陆空协同作战深为不满。他打断两人的谈话,直接提出了缅甸问题,并狡猾地说这是唇亡齿寒的后果,要优先讨论。

蒋介石愣了一会儿,没想到自己说了多次的唇亡齿寒的道理,英国人一直不在乎,现在居然拿来活用。他一时说不出什么,只能表示出于共同防御需要,可以同意。

就这样,本来蒋介石打算跟英美两国谈一谈远东总体战略计划,却被英国人成功搅了局,变成了专门讨论缅甸问题的会议。为了解决缅甸问题,三方会谈一直持续到深夜。

中、英、美三国重庆军事会议的召开是一个空前的创举,此次会议时间之长也是二战中前所未有的。会议基本确定了中国在远东地区的重要地位,这也标志着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了众多的抗日同盟者。

首页滚动